您的位置:首页 > 聚焦行业 > 行业资讯

玩具总动员:出口企业应对欧美安全标准

发布时间 2007-08-23 20:36:19 浏览次数 0

玩具总动员:出口企业应对欧美安全标准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就在美国美泰公司对中国产玩具实行召回后不久,中国轻工工艺品进出口商会玩具分会在 8 13 发布了一份倡议书,希望所有有实力承诺的玩具出口企业在全面加强出口玩具质量管理的倡议书上签字。

 

对于2006年中国出口玩具70.86亿美元的规模,在两天的时间里只有16家玩具出口企业在这份倡议书上签字。这些企业向中国全体玩具生产和出口企业倡议:谨慎接单,严格管理,接受行业监督,加强品牌意识。而这16家企业去年的玩具出口总额为1.6亿美元。

 

目前,中国是世界第一大玩具出口国,玩具出口金额约占全球的30%,出口数量约占全球的60%

 

全行业警觉

 

上海申华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少华也在这份倡议书上签了字,他告诉记者,在美泰召回事件发生之后,目前检验部门已经开始加强对出口玩具批次的抽查。

 

这样的事情对玩具行业肯定会有负面的影响,但还要看今后的趋势,我们不希望再看到类似的事情,一旦出现,今年出口的形势就不好说了。他说道。

 

2004 10 1 ,中国开始实施一部名为GB6675-2003《国家玩具技术安全规范》的规定,对玩具的安全性有了更为严格的要求。记者注意到,其中规定玩具(含试用和免费赠送的玩具)的几乎全部材料都必须通过检测,用在玩具上的油漆、油墨、纸布和塑料等将全部纳入该标准的检验范围。

 

王少华告诉记者,欧盟有欧盟的标准,美国有美国的,但中国自己也有,不能说中国的标准就比别人低,在企业签订合同的时候就已经认定了中国的标准和对方市场的标准。

 

在他看来,不管是中国出口芭比娃娃还是儿童自行车都会涉及到油漆,但是像佛山利达公司这样的生产很可能是在来料中出了问题,这就说明没有对来料做检验。

 

北京一家大型玩具出口企业的总经理告诉记者,如果在原料上出现问题,也会归结到玩具生产商身上,生产商是不能免责的。

 

许多美国和欧盟的客户要求很严格,中国的玩具加工企业跟人家承诺了保证质量,她告诉记者,如果它们在控制进料的过程中,供应商出了保函,而它们没有拿到实验室进行检测,只是相信了供应商,那么,最终埋单的就是玩具加工企业。

 

她认为,这样的情况,企业确实应该引起高度重视,首先要对消费者负责,另外一旦这样的事情发生,受损的首当其冲就是企业,更重要的还要对企业自身负责。

 

事实上,就在美泰召回事件之前,欧盟委员会负责消费者保护事务的委员库内娃在7月份对中国进行了首次正式访问,她希望中国政府严厉打击取缔那些向欧盟27国出口包括不安全玩具在内的不合格商品的生产商。

 

玩具产品是她访华的首要目标,去年玩具取代电器设备成为欧盟区域内质量问题最严重的进口商品,而在五天的中国行程中,特地前往扬州参观了直接隶属于国家质检总局的扬州进出口玩具检验所和一家当地的玩具企业。

 

由于目前问题敏感,该所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然而记者在中国玩具协会网站上找到一份该所顾婉瑜撰写的报告,其中提到,目前中国的许多玩具生产企业跨越国外技术壁垒的能力不强。

 

行业协会的尴尬处境

 

中国商务部在去年8月份公布了《出口产品反倾销案件应诉规定》,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这份新规定重点突出了行业协会在反倾销应诉中发挥的作用,涵盖了反倾销应诉工作的重要流程,其强调除进出口商会外,行业协会也将成为应诉组织单位。

 

事实上,外界认为,这份规定对于中国的行业协会来说是一份里程碑式的规定,它一下子把这些组织推到中国出口阵地的前沿。

 

美泰召回事件发生后,中国轻工工艺品进出口商会与中国玩具协会成为关注的焦点。当记者致电中国轻工工艺品进出口商会时,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商会不会就该事件做任何新闻发布,也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

 

而中国玩具协会向本报记者发送了一份书面回复表示,产品安全一直是该协会重中之重的核心工作,其坚持借助协会网站、杂志、电子简报、行业大会、行业展会等平台向全行业宣传产品安全的重要性,第一时间介绍国内外最新的玩具安全标准和专家对标准的诠释。

 

该协会表示,将继续与国外玩具协会和品牌商加强沟通,特别是向他们及时通报中国政府、行业协会和企业就召回事件发生后所采取的积极态度和措施。

 

上述在倡议书上签字的企业老总告诉记者,行业协会对企业有一定作用,企业出了事情,行业协会也会站出来说话,如果是它的会员,它会针对这个问题做一些调查。

 

她还说道,作为整个行业领头羊的行业协会起到的作用依然轻微,这正是中国出口的一个薄弱环节,尽管他们给企业的信息很多,但是关键他们不参与企业经营,不可能强迫企业怎么着,最后企业经营上出了问题,它只能起到协调的作用,也不能起什么很主流的作用,而经营和财务方面的风险都是由企业自己来承担。

 

目前看来,有专家指出,在中国的出口环节,行业协会并没有与企业建立起很紧密的利益纽带,企业对商会的依存度并不高。因此在出现贸易摩擦时,在诸如书面抗议书、倡议书等上签字的企业占行业整体的数量极少。

 

另一方面,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整体市场经济三元结构政府、企业和行业协会中,中国大多数行业协会的行政色彩过于浓厚,代表性差,无能力制定相应的行为标准,组织结构臃肿,工作效率低下,而且缺少独立的对外交流功能,不能与国外同行业的行业协会平等自主地对话。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